6月20日,全球知名的數據公司甲骨文對外發布了它在2019財年四季度財報。根據財報來看,甲骨文在營收跟凈利潤方面繼續保持同比增長,此前甲骨文財報一直不被看好,此次業績超預期也使其股價在盤后出現較大增幅。

  根據甲骨文近幾個季度的財報來看,雖說財報營收繼續保持同比增長,但增速陷入瓶頸已經越發凸顯,尤其是重金押寶的云計算業務并未給它帶來更高的營收增速,這也讓投資者對于它未來的發展產生一些不信任。

  眼下,云計算已經成為亞馬遜、微軟、阿里巴巴等科技巨頭新一輪營收增長的最大動力,雖說甲骨文也有布局但入局動作比同行慢了不少,這也讓甲骨文在轉型云端業務上錯失最佳發展機遇。美股研究社(ID:meigushe)通過解讀它的這份新財報,也許能夠讓外界了解到為何現在的甲骨文未來發展具有很多不確定性。

  甲骨文新財報營收增長超市場預期,但凈利潤同比跟環比增速有所放緩

  一提到甲骨文,它在數據庫領域算是絕對的王者,憑借軟件的壟斷式表現讓它成為僅次于微軟的全球第二大軟件公司。在互聯網時代,隨著互聯網企業對于數據庫的需求與日俱增,這也讓甲骨文借數據庫軟件賺的盆滿缽滿。只是任何企業的發展難以一直維持高峰期,甲骨文也不例外,隨著企業數據上云成大勢所趨,站在有利位置的甲骨文卻沒有把握好這股發展機遇。

  據其財報數據顯示,第四財季總營收為111.36億美元,與上年同期的110.14億美元相比增長1%,第四財季的凈利潤為37.40億美元,與上年同期的32.76億美元相比增長14%。從新一季度的財報來看,雖說甲骨文在營收跟凈利潤方面繼續保持同比增長,但其整體營收增長幅度并不大。

  與此同時,甲骨文還相繼發布了2019整個財年業績報告,根據其財報數據,在整個2019財年,甲骨文總營收為395.06億美元,與2018財年的393.83億美元相比基本持平,不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算總營收為395.26億美元,與2018財年的394.30億美元相比基本持平。此前,華爾街對甲骨文財報一直持看衰態度,而從其全年業績可以看出,雖然此次甲骨文財報超出華爾街預期,但其增速問題更加暴露無遺。

  根據業務營收來看,甲骨文的營收來源來自于:云服務和授權支持業務、云授權和現場授權業務、硬件業務營收、 服務業務營收四個部分。其中云服務和授權支持業務仍是它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占比超過61%。在第四季度,甲骨文的云服務和授權支持業務營收為67.99億美元,云授權和現場授權業務營收為25.20億美元,硬件業務營收為9.94億美元,服務業務營收為8.23億美元。

  除云授權和現場授權業務同比增長超10%外,其它業務均出現不同程度下滑。而作為營收重頭的云服務和授權支持業務雖說沒有出現下滑,但較去年同期的67.68億美元,幾乎沒有再增長,這也說明甲骨文的核心業務競爭能力正在被削弱。

  作為一個在數據庫行業發展了幾十年的企業,甲骨文雖說借數據庫軟件成功躋身全球知名軟件行業的一線位置,但在云計算時代,它卻沒有抓住轉型云端的機遇。

  財報發布前夕,麥格理分析師Sarah Hindlian下調了對該股的評級,并表示甲骨文的云計算增速已經放緩。而去年6月,摩根大通將甲骨文股票的評級從增持變為中性,并且發布了一份利空甲骨文的CIO調查。調查結果顯示,只有2%的CIO提到甲骨文是大型公司使用云計算服務時"最不可或缺"的供應商,而對比之下,27%的CIO認為微軟不可或缺,12%的人認為亞馬遜AWS最不可或缺。在美股研究社(ID:meigushe)看來,甲骨文的未來發展不被看好或許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是重點。

  甲骨文太盲目自信錯失云計算浪潮,高管頻頻離職核心業務發展并不穩定

  回看甲骨文這幾個季度的財報來看,可以很明顯的看出這家曾經公司的財報已沒有以往的意氣風發,核心業務的營收能力并沒有給投資者太大的驚喜。在這樣的前提下,甲骨文的股價表現也不是很穩定,去年第四季度素來以「價值投資」著稱的巴菲特,就將僅持有了一個季度的 21 億美元甲骨文股票全數賣出,這一動作也引發外界對于甲骨文的熱議。

  一直以來,巴菲特持有的股票都被外界認為具有很大的發展潛力,巴菲特這么快速的賣掉甲骨文的持有股票,這也說明甲骨文現在的發展并沒有讓巴菲特放心跟認可。為何曾經高高在上的甲骨文會面臨這樣的局面?

  1. 甲骨文錯失發展云計算的最佳時機,亞馬遜、阿里由客戶變成它最大的競爭對手

  其實甲骨文發展云計算業務具備更多優勢,本身它在數據庫軟件領域是數一數二的巨頭,企業上云對甲骨文本來是機遇,然而它卻眼睜睜的看著競爭對手在云計算領域大刀闊斧的布局。在亞馬遜AWS推出S3云存儲和EC2彈性計算服務沒有多久,技術出身的拉里傳達給外界的信號是,"我完全搞不懂那幫家伙在說些什么,簡直就是一派胡扯。云計算到底是指什么?省省這種愚蠢的概念吧。"

  正是由于甲骨文的核心人物對于云計算的不重視,甚至對于現有業務的盲目自信不愿舍棄既得利益市場,這也讓甲骨文在發展云計算業務的時機上被競爭對手甩開一大截。日前,市場調研機構Canalys公布2018年度全球云計算市場調研報告。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云計算市場總體規模超過800億美元,較2017年的550億美元大幅增長了46.5%。

5d0b1c1fa9f1d-thumb.png

  在全球云服務提供商的年度排名中,AWS依然一騎絕塵,以254億美元的營收和31.7%的市占率大幅領先市場中的其他玩家。而微軟Azure則以135億美元營收和16.8%的市占率排名第二。Google Cloud依舊排名第三,營收68億美元,市占率8.5%。而來自中國的阿里云則以32億美元應收和4%的市占率排名第四。甲骨文并未傍上有名,只能跟其他企業瓜分剩余的市場份額。

  目前,甲骨文也并未對外公布它的云計算業務營收具體情況,從2018年6月開始不再作為單獨業務對外公布業績,而是將其與傳統的軟件銷售結合起來公布,這被外界質疑或許是試圖掩蓋甲骨文云業務的問題。雖說外界不能知道甲骨文的云計算業務的營收數額,但對比其他科技巨頭的營收增速很明顯的能夠知道甲骨文在云計算領域是掉隊的。

  2.甲骨文的重要高管頻頻離職引外界猜測,云計算業務的高管投身到競爭對手隊伍

  在發展云計算業務上,雖說甲骨文后續有采取不少措施來彌補在云計算業務上的失誤,研發投入也有所增長,但內部在云計算發展問題上還是出現分歧。內部高管的不和諧,這也讓甲骨文連連損失兩大核心高管,這也讓外界有點質疑它的內部是否存在不穩定。

  其一是在甲骨文工作了22年的老員工、前甲骨文總裁的托馬斯·庫里安,2018年9月從甲骨文離職,隨后2019年1月就任谷歌云部門CEO。其二是在甲骨文工作了24年的老員工、甲骨文云部門副總裁Amit Zavery于2019年3月離職,就任谷歌云工程副總裁,領導Apigee團隊。

  從兩位高管的職位跟所在部門來看,可以看出他們倆對于甲骨文云計算部門的重要性。對于甲骨文來說,本身它在云計算業務上的發展就跟其他科技巨頭存在不小的差距,因此它更需要投入更多研發成本來提高它在云計算上的競爭實力,連連有高管的離職自然也會對它的云計算業務發展帶來一定的影響。畢竟各個科技巨頭都在全球各地搜刮各路云計算領域的專家跟人才,人才資源的競爭也很激烈。

  3. 甲骨文對中國市場并不是很重視,裁員折射出甲骨文云計算業務在國內存在感不高

  今年5月,甲骨文在中國市場啟動了一波大的裁員風潮,據悉甲骨文中國研發中心大約有1600人,首批確認裁員約900人,北京、上海、蘇州、深圳等地皆有所涉及,其中大約有500人來自北京研發中心。在中國市場有這么大的裁員動作,這也說明甲骨文在中國市場發展并不是很順利。

  雖說甲骨文并沒有對外公布它在中國市場的營收,但據一位此前甲骨文中國區高層對燃財經透露,中國市場的營收在全球市場占比不足4%,并且正在呈現縮減之勢。根據IDC的《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2018下半年)跟蹤》報告顯示,從整體市場份額來看,2018年Q3和Q4前五名的云服務商分別為阿里云、騰訊云、中國電信、亞馬遜AWS和百度智能云,其中也沒有甲骨文的名字。

  甲骨文在中國市場并沒有多大的存在感,這也意味著這個市場的云計算市場紅利它并沒有分得一杯羹。甲骨文的裁員動作其實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它在云業務轉型上還面臨不少的問題,目前的發展情況并不是很穩定。隨著對中國市場的不上心,后續想要重新打開市場難度自然會更大。

  甲骨文后續仍需要重點發展云計算,提高業務競爭力才能穩住股價表現

  對于甲骨文來說,現在它在云計算業務上處于這樣的被動局面,其實一定程度上讓外界也認為它現在的遭遇有點像早期的諾基亞。明明手握一副好牌卻因為管理決策上的失誤甚至是輕敵,錯失最佳發展時機讓甲骨文的發展面臨不小的危機。在美股研究社看來,現在的甲骨文要想贏得投資者的信任,可能還是要有足夠的實力來證明它的營收能力,未來如何提高營收收入將會大大的影響到它的股價表現。

  為了提高在云計算業務的發展,甲骨文仍然加大投入放在這個領域,根據它近期的動作來看,甲骨文還是有在加快收購動作,其中收購戰略傾向于數據分析和人工智能初創公司。對于甲骨文來說,云計算業務仍然是未來發展的重點,如何提高企業的技術競爭力,收購有發展潛力的公司跟自身加大研發投入都缺一不可。

  在現有業務發展動力不足的前提下,企業尋求新業務的發展潛力也是為后續發展在鋪路。據美股研究社之前報道,甲骨文在電動汽車探測方面獲得突破,推出提供的新型電動汽車探測技術。從電動汽車客戶的角度來看,為電動汽車充電會讓家庭能源使用量增加更多,如何讓車主避開高峰期用電這成為甲骨文發展電動汽車的一個契機。目前,甲骨文Utilities Analytics Insights提供的新型電動汽車探測技術正被多個電力公司采用,以進行試點項目。

  對于甲骨文來說,不論是被投資機構下調評級還是被巴菲特拋售股票等,都可以看出它現在的業務發展潛力并不被外界看好,這也成為它的股價表現不理想的重要原因。在云計算領域處于掉隊的甲骨文,現在的發展確實有點被動,但未來能否化被動為主動成功在云業務上實現營收逆勢增長,或許將會成為它的股票增長的重要動力。